首页 金融新闻 历史咨询 星声星语 科技前沿 娱乐新闻 汽车资讯 法律在线 军事新闻 旅游新闻 健康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正文内容

宜贷网出借人维权众生相:心态崩了微信群互撕成常态

发布日期:2022-06-23 05:49   来源:未知   阅读:
 

  2018年最后一个工作日,运营5年多的P2P平台宜贷网宣布清盘。未曾想,其发布的《宜贷网良性退出征求意见稿》引起3万多出借人几乎一边倒的抗议与反对。

  事实上,宜贷网的负面新闻已传了许久,2018年9月中下旬,宜贷网总经理由李宁更换为冯涛,10 月之后,关于宜贷网“资产端在割韭菜”、“强行复投标、限制提现、逾期债权低折转让”等等负面消息已铺天盖地,此时的平台还想着“息事宁人”,将火势压一压,对外界的传言全盘否定,并试图好好安抚出借人,祭出满满诚意的承诺。

  但大多出借人已“一朝被蛇咬”,半信半疑,在猜测和疑虑中越陷越深。这里牵扯到宜贷网的兄弟平台宜湃网(已由李宁向警方报案),宜湃网在宜贷网后成立,其出借人大多数是于宜贷网吸收过去,但是如今已是一枚“死雷”,此前李宁对宜湃网的出借人作出多项承诺无一兑现,在出借人眼中,连带着宜贷网也被打上“屡次失信,不守承诺”的标签。

  如今宜贷网骤然清盘,强推“点对点”方案,出借人是万万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的!

  过了知天命之年的白芷,已经在成都打工很多年了。拿着血汗钱辗转在银行、支付宝和P2P,最终重仓了P2P平台宜贷网,是宜贷网三年多的老用户,投入近60万元的资金。这三年他自觉很稳定,每每盘算年入利息多少时,都感觉生活充满希望,但如今却像是置身冰窖,“透心凉”!

  自去年7月雷潮在行业中蔓延开来,白芷就心生去意,但又有些侥幸,彼时的他还是站队宜贷网,毕竟是自己精心筛选出来的平台,几年来收益可观、到账及时,不至于轻易被击垮。

  然而到了9月,白芷投资的资金首次出现了逾期,继而听闻李宁退出冯涛接任宜贷网总经理一职的消息,他一下子嗅到了危险气息,直觉告诉他,这其中可能要出大纰漏了——内忧外患双面夹击,宜贷网又有铺天盖地的负面。

  慌了神的白芷找到了一起参加线下活动时认识的老黑,老黑倒是淡定,已经跑过宜贷网办公室:“没事儿,老弟,还是稳的,只是正常的内部调整,逾期的金额平台那边说会尽快处理”。

  老黑也是宜贷网的忠实用户,不过最近他老父亲重病住院,有些分了心,他的部分标的也逾期了,没时间慢慢磨,直接跑去平台办公的地方,吃到了定心丸。但白芷还是心有旁骛,想早做打算。提了几笔小款,次日到账,他才稍微放松了警惕。

  不成想,11月底才刚做出承诺的宜贷网,12月底就宣布清盘了,到底没撑过2018年。白芷迅速联系到了老黑,得知老黑父亲马上要动手术,话到嘴边吞了回去——显然老黑还不知道这事,于是简单问候了几句挂断了电话,心下想着,老黑早晚要知道,但是等他父亲手术后吧,现在平台是清盘,不是跑路,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白芷加了很多维权群,每天有上万条信息滚动,真亦假假亦真,看得人头晕脑胀。在宜贷网公布退出征求意见稿方案后,出借人已汇聚到成都,双方协商对话,但结果不是很理想。

  随后各种消息扑面而来,“平台绝不跑路绝不退缩坚持到底、请愿政府部门监管审计、请求金融办、经侦调查、承诺优先还本金后付息、监委会拒绝接受退出方案、股东高管涉嫌犯罪收割出借人、居心叵测准备卷款跑路……”复杂程度堪比宫斗大戏,信息庞杂,挤在手机屏幕里让人窒息,熟悉的投友也个个慌了神,都是搭进去大几十万的,如今船要翻了,都想要抓住仅有的救生圈。然而平台方与出借人代表“互博”了近一个月,仍没有达成共识。

  白芷这些天已经暴瘦了10多斤,期间跟老黑通过电话,两个糙汉子竟然都泣不成声,打工多少年的积蓄,眼看就要化为泡沫,眼下老黑的父亲还在病床上,末了白芷只能轻声道一句,保重身体兄弟,活着总会有希望。

  白芷期间跟着投友去过一趟平台“谈判”现场,但是在他心里,见不到钱,都是虚的。

  她只是个小散户,投宜贷网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共7万元,其中5万元逾期,她只是个普通小白领,靠着死工资生活,“财生财”的理想尚未实现就掉入了火坑。

  宜贷网刚宣布清盘那会,黄鸥打了很多通电话给平台客服,表示不管怎么样,只要拿回本金就可以了,或是债权打折也行。也加过投友们给的冯涛的微信,但是始终未被通过,也不知此号的真假。她单纯至此,只想拿回一点是一点,然而如今的状况,怕是春节也过不安生了。

  黄鸥不知能在哪里表达自己的想法,期间在几个群里表明了态度,却被很多群友拽着骂,飙出的脏话令人难以直视,最后还被要求退群,这让她郁闷了很久,时常见到维权群内投资人相关责骂、诋毁,很难建立信任基础。

  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哪来力气互撕的!罢了,无外乎是站到了他们的对立面,碰到了对方的利益痛点,每日乌烟瘴气的,她一口气退了十几个群,谣言太多,看也看不完,辨也辨不出真假,白白给自己添堵。

  黄鸥所在城市离成都太远,朝九晚六上班,没有办法去现场维权,当然,在她看来即便去了也是无济于事的,投友们寻求警方、经侦、金融办的帮助,到头来依然看不到事件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投友们这样辛苦捍卫自己的权利,也并不是要把冯涛等人送进监狱,只希望对方能够给出合理的兑付方案,尽快回款而已。如今平台并没有被立案侦查,具体还款方案仍在征求意见中,黄鸥觉得,时间过得可真是慢啊!

  笔者作为旁观者而唏嘘不已。前几日,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蔡正华对宜贷网的做法提出了意见。

  他认为宜贷网方案中只坚持本金的点对点显然是不对的,一方面本金当然应该点对点,但是利息等部分也应当点对点,平台没有权利将出借人所享有的债权下的利息收入劫富济贫般地平均给到其他出借人。否则就造成那些正常出借并依法应当获得利息收入的出借人的合法权利。平台这种不保护出借人正常获得利息权利的做法,本身也容易引发对平台性质的重新考量,因为只有在非法集资类犯罪中会将出借人定性为非法集资参与人,进而对其利息获得权进行否定;平台剥夺出借人利息获得权的做法,等于是承认了自己先前的经营行为属于非法集资犯罪行为。

  于笔者而言,这场出借人与平台间旷日持久的“战争”,最终结局是两败俱伤,谁都不能在其中捞着“好处”。

  当初眼看他楼高起有多辉煌、宴宾客有多热闹,如今看他楼塌下就有多凄凉,看官散去,留下满身伤痕的出借人和不知结局的平台。最后愿,平台能够遵从法律,给出借人最满意、最合理的答案吧!

  版权声明:文章系作者原创作品,已授权网贷之家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网贷之家,并注明原作者。

  网贷之家专栏现全面公开征稿,如若您对互联网金融行业有兴趣,恰好又喜欢写作分享,可将您的作品发送至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