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融新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大咖名流 热透新闻 教育新闻 社会文化 女性生活 时尚新闻 健康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正文内容

来一瓶好听的罐头—“液氧罐头”侧记

发布日期:2021-06-26 21:41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北京的北郊,有一个久负盛名的村子,那个村子离市区很远,在去往那里的路上能看到很多插着红旗的建筑工地和绿油油黄灿灿的田地,这使第一次去那里的我对那个村子有了很多想象——淳朴而宁静。

  而我们可亲可爱的外地乐手却不是因为那里所谓的田园气息而住到那里的,较低的消费水平可以让他们比较安心的生活在北京的边缘,而且这里已慢慢的形成了一个阵营,这些有志于摇滚乐的青年随时在向着理想冲锋……

  我为“液氧罐头”而来,这是一支近年来颇受好评的重型乐队,我也曾被他们气势如宏的音乐风格和极具爆发力的现场表现而吸引。在新金属泛滥的今日,他们舒畅的旋律和繁而有序的节奏为他们树立起了标新的旗帜。

  这支乐队在2001年初在北京组成,由原主唱刘世友(现在爱尔兰留学)——一个著名铁托发起,经历过几次乐手的变更,有一度只剩下打击乐大伟和贝司手成寅生两个人。他们把乐队坚持下来,后来吉他手孔鸿归队以及新乐手、主唱的加盟,使“液氧罐头”重新振作并且有了前所未有的力量。正是因为人员的不稳定,使乐队一波三折,每一次更换乐手都等于是重新开始,这使成立了两年多的“液氧罐头”还处在“新乐队”的位置,其实,他们对音乐的态度和特色的音乐应该获得更多的赞誉。

  说起特色,看过他们现场的人首先会想起那几个夸张的汽油桶,这些早在崔健时期就用过的“乐器”被“液氧罐头”引申了,这些铁皮家伙发出的深沉声音,为节奏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其实,乐队的整个打击乐都有相当特点,你试想一下,三个汽油桶、一个中国大鼓、一堆小打发出的声音会是多么的气势。而大伟、李中秋这两条汉子无疑是全力以赴让这声音更加的凶猛。这是两个哈尔滨人,大家都知道,大伟是夜叉的鼓手,但他对“液氧罐头”的感情不逊于对“夜叉”,也是他一直跟随并操办着这个乐队。而李中秋性格则比较内向,心细,擅于钻研各种器具发出的声响,收集各种“小打”而使之声音更加和谐、贯穿……另外一个鼓手叫王磊,也是哈尔滨人,据说是大伟看中了他的技术把他“骗”到了北京,但他最终还是自愿留了下来,并且发挥了能量。

  我听“液氧罐头”最难忘的还是飘在狂躁的节奏和压抑的低音之上的像采样一样的吉他riff,这声音有时冷静,有时撕吼,有时单纯也有时变形。这声音来自孔鸿,一个四川自贡的年轻人,是一个玩滑板玩到骨折、纹身要纹到脖子(这个部位最疼)上的敢于接受挑战的好看的男孩儿。而另一位吉他手黄涛更加年轻,只有18岁,舞台表现却相当的沉稳。

  而这个乐队当中年龄最大的却是心态最年轻的,贝司手成寅生是一个即使不笑但看上去也是在笑呵呵的人,他在众人的推举和大伟的“逼迫”下用江苏老家的方言为我背诵了一首《鹅 鹅 鹅》后,屋子里爆发了好一阵笑声。后来,www.13374b.com我再仔细听液氧的作品时,神龙阁,才发现,那个憨态可掬的人原来会把贝司弹的那么灵活机智。

  这些乐手会穿着统一的桔红色的服装走上舞台,而冲在最前面的一定是主唱——张宇,他在辽宁的时候曾组织了“鞍山杂种”乐队,后改名“混血”来京发展,并在第三届迷笛音乐节上小试牛刀,后解散,他加入“液氧罐头”做了主唱,别看他在演出的时候能说、能唱、能跳,但事实上他是一个比较沉默的人,说话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怀疑他不说话的时候,是不是一直在想着写歌词,这些歌词有一些曾让我感动,很人性的一些话。

  这就是“液氧罐头”的全部阵容,他们都生活在霍营,在村子里有一间排练室,一三五是雷打不动的排练时间,他们认为排练时的效果要比演出时好,因为演出时麦克的数量总是满足不了打击乐器的要求,而且舞台也不够大,七个人总是不能放开的尽兴表演。而他们却最热衷于演出,即使每次演出搬那些汽油桶都十分的累,即使每次雇两辆车装设备装人会花掉所有的演出费甚至是赔钱,但他们从来没有因此放弃过演出的机会。其实我们都明白,演出也是在争取机会,而这个机会终于会在我们不断的坚持和努力之后到来。

  几乎每个地下乐队都走过一段艰难的历程,经过这些以后,有的散了,有的坚持,有的不但坚持而且还更有斗志,我祝愿“液氧罐头”是后者,能不断地充实、演绎直到最后全力爆发,用最好听的新金属洗刷全数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