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融新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大咖名流 热透新闻 教育新闻 社会文化 女性生活 时尚新闻 健康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正文内容

国庆70周年阅兵刘飞驾驶战机米秒不差飞过上空!

发布日期:2021-09-25 20:59   来源:未知   阅读:
 

  刘飞,安徽滁州人,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参谋长,1982年出生,2000年入伍,2003年入党。从军21年来,他精武强能,练就过硬胜战本领。2017年勇夺空军歼击机飞行员最高荣誉“金头盔”,2018年开创某型系列飞机航时最长、航程最远纪录。荣获“全军军事训练先进个人”“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等多项荣誉称号。荣立个人二等功2次、三等功2次。

  秋日午后,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的机场跑道上,一架架战机呼啸升空,直插云霄,担负当天飞行指挥任务的是参谋长刘飞。傍晚时,结束一天工作的刘飞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谈起岗位的变化,他坦言,现在承担的职能任务更加多样,担子更重了。

  秋日午后,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的机场跑道上,一架架战机呼啸升空,直插云霄,担负当天飞行指挥任务的是参谋长刘飞。傍晚时,结束一天工作的刘飞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谈起岗位的变化,他坦言,现在承担的职能任务更加多样,担子更重了。

  在刘飞21年的军旅生涯中,无论是从飞行学员到飞行员,还是从飞行大队大队长再到旅参谋长,选拔、淘汰贯穿始终,让他不敢有丝毫懈怠。他感慨地说,这一路走来仿佛都在过关斩将,想要实现蓝天梦,除了勤学苦练,别无选择。

  刘飞:我们在航校学基础课的时候,会淘汰30%的学员。到练习飞行的时候,再刷掉30%到40%的学员。所以从进入航校学习准备当飞行学员,到毕业后真正能够成为飞行员的,占比大概只有30%。从航校毕业分配到部队后,又面临一次次选拔的过程。比如,有的人不适应在高空开战斗机,或者在技术上不过关,就会面临停飞的问题。可以说,我们飞行员的飞行生涯,基本上就是被层层选拔、层层淘汰的一个过程。

  选拔淘汰的过程,是不断提升的过程,也是与特情、偏差作斗争的过程,风险与挑战始终伴随其中。时至今日,刘飞还清楚记得2004年刚飞歼7战斗机时的情形。那时候,刚刚成为战斗机飞行员的激动心情尚未平复,再加上对改装后的战机性能不是特别熟悉,在一次飞行训练中,年轻气盛的刘飞想在技术上尝试突破,但随后经历的惊心动魄给他上了永生难忘的一课。

  刘飞:歼7战斗机有一个“高空半滚”的特技动作,按照规定的操纵要领,是要在七八千米的高度进行这个动作。我当时驾机飞行的时候,突然想要尝试挑战一下新难度,多下降一点儿高度,下到五千米,然后直接做特技动作。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改变了操纵要领之后,飞机增速就会很快。在七八千米位置的速度原本应该是六百多千米每小时,因为我没有按操作要领来做,导致速度都达到八九百千米每小时以上了,以至于飞机操纵性也发生了改变。

  那个时候,我感觉飞机正以90度垂直朝下的角度往地面飞。我当时一下子就蒙了,赶快使劲拉杆减速,后来好不容易才安全着陆。事后我自己也反思,我如果没有及时把速度减下来,如果下面有大山,那就直接撞上去,就要坠机了。

  通过这件事情,我就总结出一个教训,地面没有准备过的、没研究过的动作,天上飞的时候,绝不能轻易去做。

  这次险情,让刘飞真切体会到了“地面苦练,空中精飞”的极端重要性。从那以后,他更加认真地对待每一次训练,飞行前精心做好地面准备工作,飞行结束后一遍遍查找问题、总结经验,飞行技术日益精进。2015年某国产新型战机列装部队后,试行的改装大纲在实际运用中还不完善,刘飞与战友边学习、边摸索、边改进,一起编写新机教材和资料,第一批完成改装任务,第一批担负战斗值班。

  刘飞:当时从二代机改装三代机,对我们来说跨度非常大。比如二代机里是一个个的仪表,而改装三代机后,仪表都换成了显示器。当时我们师要选拔部分飞行员改装三代机,我立即主动报名参加了。

  经过一年多的研究、训练,刘飞在改装新装备飞行员中脱颖而出。2016年11月,第一次参加空军对抗空战竞赛性考核“金头盔”争夺战,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刘飞率先发起进攻,取得“一边倒”的有利态势。随后,有些轻敌的他出现失误,被对手一个“鹞子翻身”急转锁定,刘飞直接落败。第二年,刘飞再次出征,与战友姬厚利默契配合,成功加冕“金头盔”。

  刘飞:2016年那次参赛时,我输了。主要原因是第一次参赛,求胜心过于急切。俗话讲“穷寇莫追”,我当时就是追得太狠,反而一下子被别人给打败了。2017年第二次参加比赛,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一定要赛出我自己的真实水平,赛出我们团队的作风”,这样一来,就达到目的了。我和战友姬厚利当时正好住一个房间,比赛前一天晚上,我们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把设计的战法,包括我应该怎么飞,他应该怎么飞等等战术,又协同模拟了一遍,反反复复地折腾到半夜一两点钟才睡觉。第二天,我们俩驾机起飞后,根本不需要用无线电沟通,我们俩都知道各自应该干什么,已经达到很高的默契程度了。

  为了锤炼胜战本领,刘飞把每一次演训任务都当作实战来对待。2018年,单位组织跨区域训练,两架国产新型战机正准备空中加油,突然,加油机报告,前方遭遇大片云团。此时,如果退出加油,航程不足,意味着任务失败;但保持航向继续加油,电闪雷鸣的云团可能会带来无法预测的巨大风险。关键时刻,驾驶僚机的刘飞提出一个大胆建议:继续空中加油,三机编队保持对接状态同时转弯,绕过云团。最终,刘飞和战友操控三架飞机无缝衔接、紧密协同,完成了战斗机空中转弯加油这个高难度、高风险的飞行课目。

  刘飞:当时我就跟长机提建议,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边转弯边加油,他思考了几秒钟后觉得可行。于是,在转弯加油的过程中,我们一个在内侧,一个在外侧,就像在操场跑圈一样,在外侧跑道的人始终要加速,在内侧跑道的人始终要减速。我当时飞的是内侧,觉得飞机快怼到后面那架飞机上了,就不停地往前开。长机在外侧,他的感觉是飞机一直往后掉,那个加油的管子差点儿都脱开了。当时我们几个人屏住呼吸,全神贯注,什么也不想,加完油之后长舒了一口气。

  2019年,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上,刘飞和战友们驾驶战机组成编队米秒不差飞过上空。刘飞告诉记者,参加国庆阅兵,让他深感光荣与自豪的同时,飞行技术也有了飞跃式的提升。

  刘飞:阅兵最困难的地方在于,在任何天气条件下都要准时通过起点、通过,这就非常考验飞行员的技术。为此,我们只能反复练习,一个是练习飞机之间始终保持5米间距,另外就是练习我所驾驶的飞机和加油机之间怎么能结合到一起出航。而要真正达到这种程度是很困难的。我们当时研究了将近30种结合的方法,最终练到什么程度?就是我们能实现“盲飞”!比如,乌云满天或下着小雨的天气,谁也看不见谁,我们也都能准时到达。因为只有练到这种程度,到了阅兵那一天,无论什么样的天气,只要指挥部一声令下,我们才敢保证随时都能起飞。

  上高原、飞远海、跨沙漠、战戈壁,军旅生涯21年,刘飞的飞行航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看着书架上摆着的飞机模型,他饱含深情地说,每一寸航迹飞过都有战鹰的陪伴,每一份荣誉取得都有战鹰的功劳,战鹰早已成为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刘飞:我们换装以后,要把之前开的飞机全部送出去。当时我去送飞机,当落地快要和飞机分别的那一刻,我对飞机说“再见了,老伙计”,因为以后就是别人开这架飞机,我再也飞不了啦,很不舍。还有一次搞对抗演练,出发前我和飞机说“兄弟,要给力”,当时真的感觉,它就是我的战友,真的是这样。

  挑战没有终点,创新永无止境。伴随着武器装备的不断更新换代,体系对抗战术技能、武器弹药杀伤技能、信息系统攻防作战技能……刘飞也在追求打赢的道路上不断探索着,朝着一个个实战技能发起冲锋。谈到未来的规划与期待,他坚定地说,作为一名员,一名中国军人,就是要向着未来战场的制胜高点努力飞翔,全力以赴守护祖国山河无恙、人民幸福安康。

  刘飞:我作为一名飞行员,一名战斗员,同时也是一名党员,归根结底,还是要把自己实战化的本领练好,为我们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保驾护航,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贡献力量。我一直很认同一句话:“尊严在剑锋之上,真理在射程之内。”这就是我们今后努力的方向,奋斗的方向。

  刘飞,安徽滁州人,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参谋长,1982年出生,2000年入伍,2003年入党。从军21年来,他精武强能,练就过硬胜战本领。2017年勇夺空军歼击机飞行员最高荣誉“金头盔”,2018年开创某型系列飞机航时最长、航程最远纪录。荣获“全军军事训练先进个人”“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等多项荣誉称号。荣立个人二等功2次、三等功2次。

  秋日午后,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的机场跑道上,一架架战机呼啸升空,直插云霄,担负当天飞行指挥任务的是参谋长刘飞。傍晚时,结束一天工作的刘飞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谈起岗位的变化,他坦言,2021年今晚开奖结果记录,现在承担的职能任务更加多样,担子更重了。

  秋日午后,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的机场跑道上,一架架战机呼啸升空,直插云霄,担负当天飞行指挥任务的是参谋长刘飞。傍晚时,结束一天工作的刘飞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谈起岗位的变化,他坦言,现在承担的职能任务更加多样,担子更重了。

  在刘飞21年的军旅生涯中,无论是从飞行学员到飞行员,还是从飞行大队大队长再到旅参谋长,选拔、淘汰贯穿始终,让他不敢有丝毫懈怠。他感慨地说,这一路走来仿佛都在过关斩将,想要实现蓝天梦,除了勤学苦练,别无选择。

  刘飞:我们在航校学基础课的时候,会淘汰30%的学员。到练习飞行的时候,再刷掉30%到40%的学员。所以从进入航校学习准备当飞行学员,到毕业后真正能够成为飞行员的,占比大概只有30%。从航校毕业分配到部队后,又面临一次次选拔的过程。比如,有的人不适应在高空开战斗机,或者在技术上不过关,就会面临停飞的问题。可以说,我们飞行员的飞行生涯,基本上就是被层层选拔、层层淘汰的一个过程。

  选拔淘汰的过程,是不断提升的过程,也是与特情、偏差作斗争的过程,风险与挑战始终伴随其中。时至今日,刘飞还清楚记得2004年刚飞歼7战斗机时的情形。那时候,刚刚成为战斗机飞行员的激动心情尚未平复,再加上对改装后的战机性能不是特别熟悉,在一次飞行训练中,年轻气盛的刘飞想在技术上尝试突破,但随后经历的惊心动魄给他上了永生难忘的一课。

  刘飞:歼7战斗机有一个“高空半滚”的特技动作,按照规定的操纵要领,是要在七八千米的高度进行这个动作。我当时驾机飞行的时候,突然想要尝试挑战一下新难度,多下降一点儿高度,下到五千米,然后直接做特技动作。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改变了操纵要领之后,飞机增速就会很快。在七八千米位置的速度原本应该是六百多千米每小时,因为我没有按操作要领来做,导致速度都达到八九百千米每小时以上了,以至于飞机操纵性也发生了改变。

  那个时候,我感觉飞机正以90度垂直朝下的角度往地面飞。我当时一下子就蒙了,赶快使劲拉杆减速,后来好不容易才安全着陆。事后我自己也反思,我如果没有及时把速度减下来,如果下面有大山,那就直接撞上去,就要坠机了。

  通过这件事情,我就总结出一个教训,地面没有准备过的、没研究过的动作,天上飞的时候,绝不能轻易去做。

  这次险情,让刘飞真切体会到了“地面苦练,空中精飞”的极端重要性。从那以后,他更加认真地对待每一次训练,飞行前精心做好地面准备工作,飞行结束后一遍遍查找问题、总结经验,飞行技术日益精进。2015年某国产新型战机列装部队后,试行的改装大纲在实际运用中还不完善,刘飞与战友边学习、边摸索、边改进,一起编写新机教材和资料,第一批完成改装任务,第一批担负战斗值班。

  刘飞:当时从二代机改装三代机,对我们来说跨度非常大。比如二代机里是一个个的仪表,而改装三代机后,仪表都换成了显示器。当时我们师要选拔部分飞行员改装三代机,我立即主动报名参加了。

  经过一年多的研究、训练,刘飞在改装新装备飞行员中脱颖而出。2016年11月,第一次参加空军对抗空战竞赛性考核“金头盔”争夺战,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刘飞率先发起进攻,取得“一边倒”的有利态势。随后,有些轻敌的他出现失误,被对手一个“鹞子翻身”急转锁定,刘飞直接落败。第二年,刘飞再次出征,与战友姬厚利默契配合,成功加冕“金头盔”。

  刘飞:2016年那次参赛时,我输了。主要原因是第一次参赛,求胜心过于急切。俗话讲“穷寇莫追”,我当时就是追得太狠,反而一下子被别人给打败了。2017年第二次参加比赛,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一定要赛出我自己的真实水平,赛出我们团队的作风”,这样一来,就达到目的了。我和战友姬厚利当时正好住一个房间,比赛前一天晚上,我们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把设计的战法,包括我应该怎么飞,他应该怎么飞等等战术,又协同模拟了一遍,反反复复地折腾到半夜一两点钟才睡觉。第二天,我们俩驾机起飞后,根本不需要用无线电沟通,我们俩都知道各自应该干什么,已经达到很高的默契程度了。2020香港抓码王彩图

  为了锤炼胜战本领,刘飞把每一次演训任务都当作实战来对待。2018年,单位组织跨区域训练,两架国产新型战机正准备空中加油,突然,加油机报告,前方遭遇大片云团。此时,如果退出加油,航程不足,意味着任务失败;但保持航向继续加油,电闪雷鸣的云团可能会带来无法预测的巨大风险。关键时刻,驾驶僚机的刘飞提出一个大胆建议:继续空中加油,三机编队保持对接状态同时转弯,绕过云团。最终,刘飞和战友操控三架飞机无缝衔接、紧密协同,完成了战斗机空中转弯加油这个高难度、高风险的飞行课目。

  刘飞:当时我就跟长机提建议,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边转弯边加油,他思考了几秒钟后觉得可行。于是,在转弯加油的过程中,我们一个在内侧,一个在外侧,就像在操场跑圈一样,在外侧跑道的人始终要加速,在内侧跑道的人始终要减速。我当时飞的是内侧,觉得飞机快怼到后面那架飞机上了,就不停地往前开。长机在外侧,他的感觉是飞机一直往后掉,那个加油的管子差点儿都脱开了。当时我们几个人屏住呼吸,全神贯注,什么也不想,加完油之后长舒了一口气。

  2019年,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上,刘飞和战友们驾驶战机组成编队米秒不差飞过上空。刘飞告诉记者,参加国庆阅兵,让他深感光荣与自豪的同时,飞行技术也有了飞跃式的提升。

  刘飞:阅兵最困难的地方在于,在任何天气条件下都要准时通过起点、通过,这就非常考验飞行员的技术。为此,我们只能反复练习,一个是练习飞机之间始终保持5米间距,另外就是练习我所驾驶的飞机和加油机之间怎么能结合到一起出航。而要真正达到这种程度是很困难的。我们当时研究了将近30种结合的方法,最终练到什么程度?就是我们能实现“盲飞”!比如,乌云满天或下着小雨的天气,谁也看不见谁,我们也都能准时到达。因为只有练到这种程度,到了阅兵那一天,无论什么样的天气,只要指挥部一声令下,我们才敢保证随时都能起飞。

  上高原、飞远海、跨沙漠、战戈壁,军旅生涯21年,刘飞的飞行航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看着书架上摆着的飞机模型,他饱含深情地说,每一寸航迹飞过都有战鹰的陪伴,每一份荣誉取得都有战鹰的功劳,战鹰早已成为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刘飞:我们换装以后,要把之前开的飞机全部送出去。当时我去送飞机,当落地快要和飞机分别的那一刻,我对飞机说“再见了,老伙计”,因为以后就是别人开这架飞机,我再也飞不了啦,很不舍。还有一次搞对抗演练,出发前我和飞机说“兄弟,要给力”,当时真的感觉,它就是我的战友,真的是这样。

  挑战没有终点,创新永无止境。伴随着武器装备的不断更新换代,体系对抗战术技能、武器弹药杀伤技能、信息系统攻防作战技能……刘飞也在追求打赢的道路上不断探索着,朝着一个个实战技能发起冲锋。谈到未来的规划与期待,他坚定地说,作为一名员,一名中国军人,就是要向着未来战场的制胜高点努力飞翔,全力以赴守护祖国山河无恙、人民幸福安康。

  刘飞:我作为一名飞行员,一名战斗员,同时也是一名党员,归根结底,还是要把自己实战化的本领练好,为我们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保驾护航,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贡献力量。我一直很认同一句话:“尊严在剑锋之上,真理在射程之内。”这就是我们今后努力的方向,奋斗的方向。

  本网站文字内容归中国航空报社 中国航空新闻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