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融新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大咖名流 热透新闻 教育新闻 社会文化 女性生活 时尚新闻 健康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正文内容

铝粉黑作坊越查胆越狂(图)

发布日期:2021-09-26 22:09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济阳县崔寨镇李善仁村村民向本报反映,在该村西头一处院子内,有个生产铝粉的黑作坊,散发刺鼻气味,发出巨大噪音,排放有毒废水。据村民介绍,虽然执法人员多次查处,但黑作坊每次都很快复工。

  “这个作坊一开起来,我们算是遭了殃。”说起村里的铝粉作坊,村民无奈地摇摇头。据村民介绍,一年多前,同村一名村民租下原李善仁小学的校舍,说是搞生产。一听是搞生产,村民都挺高兴,“有人办企业,我们也能跟着沾光,说不定还能去打个工呢。”

  然而,校舍租下没多久,村民们就发现,所谓的搞生产,并不是创办什么企业,而是拉几台机器“捣银粉”。村民所讲的银粉,其实是铝粉的俗称,其大致生产工序为,用球磨机的转动钢球将铝箔纸捣碎,在研磨过程中不断加水,捣碎后呈鳞片状,不脱水为银粉浆,脱水之后为银粉。因为水分与铝粉的比例不同,成色也会有差别。

  作坊一投产,就有熟悉门道的村民提出质疑,“铝粉属于易燃易爆物品,跟空气混合后,遇到明火很容易爆炸,在村里生产铝粉,这不是埋地雷吗?”更有一些担心的村民四处打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一个在化工厂工作的朋友告诉他,吸入铝粉颗粒易造成呼吸道疾病,比如铝尘肺,引起咳嗽、昏睡,甚至哮喘病。

  “没白没黑,几乎不停工。”一位村民说,尤其是在晚上,村里一片寂静,唯独小作坊发出轰隆声,“钢球捣铝箔纸,轰轰隆隆吵得人睡不着觉”。

  “作坊紧挨着大家伙儿的房子。”另一位村民说,睡不着觉还是小事,最怕的是爆炸和污染。494918香港摇钱网要是往球磨机里加水过慢,摩擦生热出现火花,很容易引爆铝粉。遇上刮风天,能把铝粉从院子里吹出来,粘在人身上闪闪发光。“另外,作坊里的废水渗到地下,时间长了,四周的水井也会受到污染。”

  据村民介绍,这里生产的铝粉主要供应一些砖窑厂,用作烧砖的催化剂,“就像发面用的酵母,当引子。”也有部分村民提到,在太阳底下铝粉闪闪发光,砖窑弄去主要是做装饰,使烧出的瓷砖更美观。“不管铝粉用来干什么,都不该将厂房设在村里,何况是紧挨着民房。”

  14日,记者来到李善仁村。“一直往西,找到小河和石桥,往南边一看,就是生产铝粉的院子。香港合图库,”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很快就找到这家生产铝粉的黑作坊。作坊所在的院子向西隔着一条马路就是一条小河,院子北侧紧挨着一处民房。大门外蹲着两条狗,远远看到人就直勾勾地盯着。当记者走到距离院子三四米远并试图继续靠近时,两条狗突然跳起,气势汹汹吼叫起来。

  “这两条狗好像经过训练一样,很警觉,眼神很凶,大家只知道里面生产铝粉,但是都没有进去过。”村民告诉记者。记者在远处观察时,院子里的一名男子骑着电动车出来,随后两条狗便跟了上去。趁着这间隙,记者走进院里看到,北侧院墙的墙根还拴着一条狼狗。院内共有5间房,屋内传出“隆隆”的声音。记者走进中间的一间房,一股难以形容的气味扑鼻而来,屋子东侧有一台机器轰隆作响,屋子正中间放着一大堆银白色的粉状东西,应该就是村民所讲的铝粉。

  一名中年男子正在房间里收拾铝粉,记者注意到,该男子既没有戴手套,也没有戴口罩。记者称自己是砖窑厂的,慕名前来购买铝粉。这名中年男子告诉记者,“我是打工的,老板在另一间屋里,你过去找他吧。”说话间,听到狗叫声后,一名中年妇女从西首的房屋走过来。“干吗的,进来干吗?”边喊边上下打量记者。

  记者发现,除了球磨机之外,整个作坊非常简陋,没有废水废渣处理设备。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洗刷球磨机和铝粉脱水都会产生大量废水,这些废水大多用塑料桶倒入西边的小河里。

  记者离开作坊时,中年妇女给记者留下了李姓男子的电话,称如果需要铝粉可以电线日,记者以铝粉买家身份,拨通该李姓男子的手机。

  “我们的产品质量好,这个你可以放心。”该李姓男子说,他生产的主要是铝粉膏,其中水分占35%,铝粉占65%。“这个成色的货正好可以满足砖窑的需要。”如果自己来拉货,每吨的价格为12300元,如果作坊配货,每吨涨至12500元。“不要发票的话,就是这个价。如果开发票,每吨加价300元。”

  记者问其作坊的生产量,李姓男子介绍,“平均每两天生产一吨半,一个月20多吨。”他还提到,作坊除了往济阳周边送货外,还远销浙江、湖北等地,“往外地送货挣钱多,每吨能卖到13800元”。

  该李姓男子说,以前有个体户的执照,今年6月份到期后,环评不合格,没通过年审。一套污水处理设备动辄数十万元,“谁愿意掏这个钱?”“没有污水和废渣处理设备,环评不合格年审不过关,所以现在就等于没有执照。”他还提到,因为村民担心污染,环保部门曾经要求他搬到开发区,但考虑到开发区每年的房租要10多万元,而村里只要1万多元,所以就没有搬过去。

  虽然承认没有执照,但对于安全问题,李姓老板告诉记者,“这里没人查,你放心就行。拉上货以后,我把你送到东城浮桥,这些我都可以摆平,你不用怕被查住。”

  据村民介绍,因为污染环境,环保部门曾经数次查处该黑作坊,切断其生产用电。但是前一天刚断电,第二天黑作坊重新接上电继续生产。最近一次查处是在今年麦收之前,但奇怪的是,查处之前,黑作坊只是晚上偷着开工,查处之后反而白天明目张胆地生产。